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很帅的人

感觉自己头像特别好看!

不是,我最近……沉迷吸mp😅

我本来是混语c圈磨磨皮找找人物理解希望写文的时候人物不要太ooc什么的……结果吸名朋上瘾了……

我发誓我会更新的呜呜呜呜呜呜😭!我先拿给戒指写的段子混更一下!

那个,有没有玩mp的小可爱来扩个列的?

【韩叶】沙漠旅人/[7]小骆驼

很多故事都告诉我们,坚持就能够胜利,坚持就能够成功。但是我却不得不在这里宣扬一个负面言论――

坚持有可能让人成功,却不一定能让人成功活着。

从叶修愿意跟着韩文清往外走的时候,韩文清几乎忘记了如火的烈日,忘记了刺骨的寒夜,忘记了沙漠潜伏的毒虫,吞吃生物的死亡流沙,还有足够把人掀上天的风暴。

人的意志可以坚定不移,但身体能力毕竟有限。韩文清背着叶修一步一步走的时候,一开始还是一个一个在沙漠中印着整齐脚印,之后他开始喘息,并且跌跌撞撞的了。他尽力走的稳一些,避免去颠到叶修。

其实叶修很少跟他说话,他们水剩的不多了,只能一口一口抿着喝,一开口就喉咙冒烟,食物也剩的不多了。韩文清感受过这种体力透支的感觉,那是在部队训练的时候,他们极限训练后,自然能得到补给……

但是在这个地方,前方是茫茫无尽的荒漠,后方也是茫茫无尽的荒漠,天地如此之大,留给你足够的空间挣扎,直到死亡。

他们走了三天,第三天早上,韩文清用剩下的最后一点酒涂抹过叶修的伤口……那四周到底还是发炎了,他的小腿那个血洞四周肿胀了一圈,黑色的血痂和粘上去撕不下来的破布堆积在伤口处,勉勉强强遮掩了血肉模糊的可怖,但却多添了许多惨淡的意味。

叶修把下巴搁在韩文清的肩上,脑袋一晃一晃的,他没吃早饭,韩文清拍拍他的脸,当时他没能醒过来。韩文清摸了一把他的脑门,滚烫的跟被太阳烤熟了一样。

可以预见的,伤口发炎,昼夜温差又太大,叶修高烧不退。

其实他们的背包很轻了……水已经没有了,食物只剩下半袋饼干,剩下衣服和绳子,总不能烤着吃吧。

那个表情包那句话怎么说的?

我开始慌了。

韩文清不怕被太阳晒死,也不怕被流沙吃掉。他最怕的是背后背着的那个人,那个沉的跟一头死猪一样的家伙
,脑袋在他肩上一磕一磕的,忽然就坠下去,再也抬不起来了。

就是那个几天前还嘻嘻哈哈跟他扯皮的探险家,现在是他活下去唯一的动力啊!

满眼黄沙,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滑落,几次渗进他的眼睛里……他有点麻木的眨一下,眼皮子沉下去,又艰难的睁开。

然后,他看见了,有什么东西在前面晃动,一小团,跟沙漠一样的颜色……

是眼花了吗?他继续眨眼。

哦,不是!

那是一只小骆驼!活生生的!

韩文清怔了不到半秒,内心就涌出来狂喜和希望,野骆驼是沙漠中的精灵。它们知道水源在那里!毫无疑问,这附近一定有一片绿洲!

“叶修――”他低哑着嗓子唤道。

“恩……”那个人在他背上,像只蚊子一样嗡嗡地哼了一声,如果不是呼吸声就在韩文清耳边,他几乎要听不见叶修的声音。

叶修说:“把我搁这儿,你跟它走,背着我……你追跟不上它的。”

“不。”他努力把叶修整个人往上提了提,背的更稳了一些。

“傻子……”叶修居然很轻很轻地咬了他耳朵一口,可能是因为他浑身都没有力气无法动弹,只能做出这样微弱的抵抗了,汗水和沙土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着,但是叶修其实感受不到,他已经发烧到失去了味觉感官,“你先找到水,再回来找我……”

小骆驼慢悠悠的溜达着,仿佛在散步,沙色的皮毛在阳光下简直如同金子一般耀眼。

韩文清背着叶修,迈步就往这个小家伙溜达的方向走。

并且很坚决的又回答了他一遍:

“不。”

【韩叶】沙漠旅人/[6]手铐

叶修醒来的时候是在冰冷的寒夜,他说是睡一会,其实因为身体体能消耗太严重,陷入了轻度昏迷。

昏了半天后,意识慢慢清醒过来,身体还是僵硬麻木的。

这是死了?还是活着……终于有一点身体的感知传入神经,是疼痛的,腿上,入骨的疼痛。他睁开眼睛,张了张嘴,却没能叫出声来,只发出了一段无声的呻吟。

他听见了狂风的呼嚎声,而他本人正被大衣裹得严严实实。睡袋已经被韩文清丢掉了,他们靠在勉强能遮挡一点风力的沙丘背面,韩文清的手臂压在他胳膊上,他挣扎着挪动了一下,却碰到了一点硌人的坚硬物。

“老韩你这……”手指摸索了几下,叶修就知道了那是什么,“这真是……唉。”

一副手铐。

韩文清用这玩意把他们俩的手腕锁了起来。叶修不用脑子想都能知道,韩文清不仅没听他的,把他扔那狼尸群里不管,还一路带着他走,甚至,韩文清都没放弃把他送上法庭的想法。

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幼稚……但是这不可笑。叶修知道,十年前他就知道,在绝境中挣扎的人,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,为了那个理由,他们可以忍受平常难以理解的痛苦,用豁出命的毅力去逃生。

这话不是矛盾,带着宁死也要活着的决心,是真正的跟命运放手一搏,哪怕最后死了,也不会觉得后悔。

不过韩文清的理由就让叶修有点哭笑不得,他竟然满脑子要逮捕叶修!都到了这个地步,他扔了那么多东西,连睡袋都扔了,在荒漠的茫茫寒夜中,就让两个傻大个跟乌龟一样在大衣下面缩成一团……就这样他都不肯扔那个手铐,更不肯扔掉叶修,偏要把叶修锁在身边,锁得死死的。

“你是不是个傻子?”叶修轻声呢喃。

他其实没有力气逃走。腿上的剧痛持续得久了,慢慢的让他感觉到了麻木,他已经要失去了对自己下身的控制权。冰冷的空气卷过他们头顶蒙着的厚重衣物,降下无可抵挡的冰冷寒意。叶修觉得痛苦,觉得冷,觉得头晕目眩,但是他一声没吭。

满是沙土得脸上笑得很是难看,他觉得韩文清是个傻蛋,他自己也是个傻蛋……当一个人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希望的时候,想要他重新捡起来,还是在这种充满绝望的地方,这近乎是不可能的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没有补给,没有休整,指望他晕一觉醒过来就恢复斗志,做什么春秋大梦呢?

他仔细想了想,他叛逆的十多年生活里,家人少了他一样过活,没什么可担忧的,朋友也各自有各自的归宿,轮不到他来操心。唯一还挂念的就是老朋友的妹子,但是现在人家小姑娘也长大了,好像也没他什么事了。

看吧,他就这么死在这儿,狂风呼啸,金黄的滚烫的沙海掩埋他的身体,了无牵挂,挺好。

可是旁边这个傻子特警,居然把命系到了他身上,摆出一副你活着我才能活着的垃圾态度。叶修想骂人,就骂了,但是风声很大,韩文清睡得死,一个字也听不见。叶修骂了一会,气若游丝,努力深吸了几口宛如刀片一样的空气,一歪头又晕过去了。

这大概也是他生命中最后的执念了。

陪身边这个黑脸特警走出去,让他活下去――

沙漠的夜空中,星群闪烁,其实很美……但是沙漠中的人往往被风沙遮蔽了视线,能入目的只有死亡的威胁。低矮的沙丘背面,两个傻子把身体紧紧依靠在一起,宛如沙滩上相濡以沫的鱼,用这种看似徒劳的方式,把自己活下去的执念和寄托,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对方来背负。

……
“醒了?”

早上韩文清醒来的时候,就看见叶修正靠着他肩膀,伸着一只胳膊费力地试图解开把他们和大衣固定在一起的绳索扣。叶修感觉到他动静,就偏头看了他一眼,表情有点鄙视,还有点烦躁。

“系这么结实,解都解不开……”

韩文清突然就觉得,心里堵的什么很严实的东西被一下子搬开了,就好像一件什么很担心的事情一下子解决了。他默不作声,但是意外心情很好。两下子就扯开绳子,从身子下面压着的背包里掏出压缩饼干扔给叶修。

“快吃,一会儿再拿酒冲一下伤口,继续赶路。”

“得得得……能不能把这玩意解开啊?”叶修扯着手铐无可奈何问。

韩文清看了他一眼,从腰带扣上扯下钥匙,咔哒一声转开了。

反正你也走不了了,他想。

真是没来由的自信。